您的位置: ido社区-ido.3mt.com.cn社区文学长篇嚼字 XML

穿红条绒上衣的女人

发贴人:220.160.201.*发贴时间:2012-2-23复制本帖地址[必看]

 好郁闷,刚拿到的季候风上衣穿了大了点了(图)  (2005-11-23)
 猛女穿成这样就出来旅游了(图)  (2012-02-23)

原创稿件,请勿转载!

    
(一)山村的外来客
凌晨四点半,小王庄的一户人家的窗户里透出昏黄的灯光。
 《新西游记》穿帮镜头大揭密  (2012-02-23)
 李宁ATSF331运动上衣之初体验(图)  (2012-01-31)
 中国达人秀上看到视频剪辑里有一群脱光上衣的和尚表演千手观音?  (2012-01-10)
山里没通电,昏黄的蜡烛下,身高马大的一个秃头正蹲在屋子里的长条凳上一张张的点着一叠百元的钞票,嘴里的烟卷儿朝上歪着,“不多不少,你再数数”秃头把钱递给旁边一个梳着中分头的眼镜,他嘴里喷了一口烟,眯着眼睛,腮帮上一个豆大的痣,上面还生了两三根黑毛
“你可真敢要啊,二千块!你小子够黑的不满的冲眼镜说道
“贵是贵了点,那你也得看货吧,不光脸蛋好,还是个有文化的,这样的可不容易碰得上!”
眼镜把钱又点了一遍,然后小心的把钱装好冲秃头说了句:“人交给你了!”就转身推门走了出去,外面响起了一阵电驴子排气管“嘟……嘟……”的闷哼声,越来越远,陏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墙角站着正呆呆发愣的女人,两根油黑的长辫子,虽然一脸风尘却掩不住皮肤的光滑细腻,一对大眼睛漠然的盯着踩过的长条凳,怀里还紧紧的抱着一个包袱;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被卖了,包括交易和点钱的过程
秃头走近女人,他嘿嘿的干笑着,“这小模样看着还真顺眼!”说着顺势把女人往炕上推了一把,女人站不稳被秃头推的一个趔趄,半个身子歪倒在了炕边上秃头把外套甩在一边,一手扯的女人的衣服一手解开了裤腰带;女人咬着嘴唇死命的挣歪着,两只眼睛睁的老大,像是只受惊的小鹿
“装什么装!我就不信,眼镜那个混蛋没动过你……”边说着边全身压了上去
“啊……臭娘们!你敢咬我!”秃头疼的一下子直起身子来,看着胳膊上被咬的出了血印子
“你再动,我可喊人了”女人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剧烈的喘息着
刚刚被咬的压下了一肚子的火气,他倒不怕这个女人的威胁;但是在小王庄里他王金龙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这女人要真急眼一叫唤让邻居们听见,那他的脸不是丢光了况且同村的王老蔫早就跟他说好,再有了女人就介绍给他儿子大柱当媳妇,当然介绍费是少不了的;说是介绍费,其实也就是花钱买女人
 
想到这王金龙心里的怒气消了一半,三下两下系好的裤腰带冲女人厉声说了句:“你给我老实点!”说便狠狠的掀起门帘到堂屋去了
 
(二)大柱和
此刻王老蔫一家子正凑在一起嘀咕着,他的大儿子大柱脸上露出了兴奋而又焦急的神色,他呵呵的笑着,小枣核一样的尖脸上压出几条深深的沟壑
王老蔫把烟袋锅子在炕沿上一下下磕着,他伸出黑乎乎的手把碎烟叶轻轻的重新装好,叭嗒叭嗒抽了两下,才慢吞吞的看着两个儿子说:“王说了,这次来的是个有文化的妮子阿,模样长也也不错”听到这大柱子叭唧了两下嘴,搓着手,脸上的沟壑更深了;一边的子则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低着头一言不发
王老蔫吭吭的咳了几声继续说:“但人家也是从城市里呆过的,看不上咱们这小山村,就算是嫁人,也得找个差不多,年轻点人长得好点的说了,这个介绍费也高,要四千块啊,咱家这家底你们也知道,也没那么多钱啊我的意思是,要不这个咱就不要了吧,等再有了,再给咱领回来,行不?”
大柱子不乐意了,“爹,我看咱们还是领回来吧”他的心理不平衡啊,这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看的难看的,全都早成家立业,娃娃都会打酱油了;就连那病病歪歪的顺子也在前两个月买回来了媳妇,顺子那小子可一直都是受他欺负的虽然家里穷是穷了点,可这山沟子里能有几家不穷的?不就是个子小点,有点驼背吗?但也不影响下地干活,不影响找女人啊,凭什么就得这么一直打着光棍?
 
看儿子满心舍不得的样子,王老蔫心里也犯了难,眼见着大柱已经年过三十没找上老婆,这老二也二十七八了也没钱娶不上媳妇,老伴中年就死了,这家里大小三条光棍,也够别人看的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让两个儿子先去王家看看;这种事没见着人,也不能说死了,要真合适的话,实在不行再到处借着凑凑,不管怎么说,是该给儿子找女人了
 
大柱子从王家回来更是满脸喜色,但是王却给他的心头泼了一盆冷水说了,那妮子看上的是,并且提前就说明白了,要嫁就跟,否则就不嫁过来
大柱傻了,王老蔫更蔫了,子愣了
 
把老蔫拉到旁边悄悄的说,“叔啊,要不就给子得了,反正不管跟哪个,不都是你儿媳妇?”
“那也不合适啊,这老大没娶,反倒先给老二找了,那我大柱不更不好找了”王老蔫喷着鼻子摇头
“那妮子也不错,心高,要真跟了大柱,未必能呆得住,到时候跑了,我可不管!”
王老蔫没话说了,的大儿子不光矮还是个驼子,也不怪人家看不上怪只怪没长个心眼,非让跟着一起去看什么啊
 
果然这事一说出来大柱一下急了,“在家里我是老大,我干的活多,说好的给我找的女人,这凭什么一下子给了老二?”
大柱一脸的怒气,歪着脑袋不看的老爹,一边的只听着却不说话,他端起掉了几块瓷的茶缸子,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凉水商量不成,这一家子顿时都沉默了下来,但心里却各自怀着心事
最后,还是王想出了一个主意;大柱最终表示同意,但却是一脸的无奈
 
(三)老王家办喜事
“王老蔫家要娶媳妇了,听说媳妇是大地方来的呢
小山村里的女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哎哟,这大柱可算是找着女人了,他家可一堆的光棍汉子,闹饥荒呢……”抱着孩子的小六子媳妇,憋着笑说道
长山家的也忙说道:“我听说啊,是王给弄来的,据说那妮子长得水灵呢大柱那熊样,还挺有艳福!啧…啧…”
“你胡说啥来,那媳妇是给的,不是大柱”五婶子给大伙纠正着
小六子媳妇也不憋着了,笑道:“那大柱能愿意,光棍子夜里怎么熬呀
“六子家的,你是不是想去帮忙啊?”这时候不知道是谁来了一句,顿时几个女人笑作一团
 
村里的人们都去帮忙了,男人们帮着杀猪,做饭,搭吃饭的棚子;女人们则帮着收拾屋子,拉闲话,帮着打扮新娘子
那即将成为新娘子的女人开始还是很拘谨,后来慢慢的也跟大家开始说话,她告诉人们,她叫马兰兰然后打开那个一直抱在怀里的包袱,里面是一件红条绒上衣和一双城市人们才能买到的塑料底布鞋她说:“这红褂子是俺娘给准备的,说让俺穿着它嫁人
也穿着一新,藏青色的确良裤子,一件灰布中山装,还剃了头,刮了胡子,是个健壮憨厚的小伙子
而大柱也跟忙里忙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也比平时打扮的利整了许多,看起来也精神不少;王老蔫一脸堆笑,不停的让着大伙抽烟喝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典礼在女人们的哄笑和孩子们乱跑乱叫的混乱中举行完毕山村的人们很久没开过荤了,大家都手里攥着馒头,手里端着漂着肉片的大锅菜吃个肚儿圆
 
吃饱了大伙还觉得不过瘾,还不到晚上就闹起了洞房一帮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把和马兰兰扔到大炕上,看着他们来回的滚来滚去,不时的发出哄笑;又人有让他们亲嘴,不好意思,小六子家的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去推新娘子,没想到用力过猛,一边的奶子挤的喷出了奶水,顿时胸前一片湿乎乎的,男人们笑的更厉害了……
夜里,终于人们闹够了都纷纷回了的家山村的夜一下子寂静下来,只有偶尔的一两声狗叫,吹灭了灯,终于抱着刚刚娶到的新媳妇,完成了的使命
 
(四)原来兄弟俩共娶一个老婆
刚刚成为新媳妇的马兰兰依然穿着那件红色的条绒上衣,从眼镜用摩托车把她带到这个小山村里卖给的时候,她就知道逃不了了,也许,她真的认命了她知道她不能出去,因为和大柱今天都没下地干活,一直在她的身边盯着她
是夜,没有点灯,马兰兰一个人早早的蜷缩在的被窝里,对这个新家她还不熟悉,但想到昨夜里那温情的欢爱,不由的又脸红心跳
一个黑影子摸了进来,那人窸窸窣窣的摸上炕来,她以为是那双手一把抓住了她的乳房,胡乱的扯着解她的衣扣;马兰兰感觉不对,连忙喊:“!”
对方的手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别叫,我是大柱
马兰兰惊的睁大眼睛,黑暗中心跳的更厉害了
“你叫也没用,你本来就是我的,倒是让他捡了便宜!”个子矮小的大柱力气并不小,他更加用力的撕扯着马兰兰的内衣马兰兰嗓子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划了火柴,煤油灯亮了,是“哥,要不你就算了吧的脸上的表情即无奈又痛苦
大柱呼拉一下子掀开了被子:“什么?你说算就算了,当初咱可是说好的,她看上你了,就你娶过来可那钱也是咱哥俩一起挣的,说好一人一天的,昨天你娶媳妇你睡觉,今天就应该轮到我了!”
闭上眼睛握着拳头退了出去,大柱又把马兰兰压到了身下,她的脸上无声的淌着泪水
 
不吃不喝,马兰兰呆呆的坐在炕头上,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她恨眼镜、恨、恨傻、恨……
“妮子啊,你就吃点东西吧,要不跟大柱过也行,过上两年,生个娃,俺家也亏待不了你”王老蔫坐在炕沿上含着老烟咀,慢吞吞的一字一句的说着
马兰兰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两只眼睛空洞洞的,紧闭着嘴不说一句话王老蔫叹口气掀开门帘出去了
 
大柱和都下地干活去了,留下老蔫看家,实际上是看着马兰兰,怕她出去跑了可上茅房个工夫他再回来一看炕上的马兰兰不见了人,王老蔫急出了一脑门子汗,赶紧先叫个腿快的去地里找两个儿子,又带着其它邻居到村子外面去追
山村本来就不大,又不通车,很快马兰兰便被人找到了,他们像抬牲口一样,把她扔到了平板车上,拉了回来这下,王家看的更紧了,她被死死的关在了屋子里,不吃饭就使劲往嘴里给塞
大柱气哼哼的说:“看你能跑哪去?你是俺家花四千块买来的,想跑?没门!”
老蔫依然叹息着说:“娃呀,你就认命吧,在俺村买来的媳妇有几个不是挨打打老实的,你到俺家算是好的了
邻居也说:“想跑?打不断她的腿!赶紧把肚子里给她揣上,过个几年生上几个娃,她想跑也跑不了
 
马兰兰眼睛里含着泪水咽下了子端过来的稀饭
 
(五)买来的媳妇老实了
老王家再也不安排老蔫在家看马兰兰了,在她的身边总有大柱或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吃喝拉撒也全在屋里
在这个野蛮闭塞的山村,马兰兰知道想逃出去是不可能了,她开始慢慢的不再哭闹,好好吃饭,脸上有了笑容
觉得,她可能是想开了
 
再后来她开始试着提出想分担一些家务,她说:“你们不用再这么看着我了,就这个地方连个车都不通,我还能跑到哪去啊?再说了,我也害怕你们打我”她那满含着娇弱的眼神,不由得哪个男人不心疼
王家人放松了警惕,马兰兰也开始的跟着做饭,挑水,收拾家务最开始身边还是有人的,后来发现她真没有逃跑的想法,慢慢的也就不随时跟着看着了还带着她去镇上赶集,王老蔫心里也高兴起来,他心里想着,不久的将来,也许就能抱上孙子了;不管是哪个的种儿,终究是他王老蔫的孙子
 
爷三个可以放心的去地里干活了,马兰兰把家务还打理的挺好,心情好了,人也胖了起来,她总是穿着那件洗的干干净净的红条绒的上衣偶尔也会去邻居家串门,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也混的熟络起来
最愿意跟她一起玩的是五婶子家的大妮子杏花,因为马兰兰念过书,会写字杏花总愿意缠着马兰兰教她识字看书,而马兰兰也非常愿意做,她的脸上挂着很好看的笑
 
(六)尾声
深秋,苞米地里的大黄棒子熟了,杨树叶黄了
人们发现,马兰兰不见了,和她一起没了踪影的还有杏花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穿红条绒上衣的女人》
     地址: http://ido.3mt.com.cn/Article/201202/show2451560c20p1.html

穿红条绒上衣的女人发表您的评论

点评
字数 0
游客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间接导致的民事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共同建立健康的网络社区,请向管理员举报不良帖子 ·举报邮箱:us@thethird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