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ido社区-ido.3mt.com.cn社区文学长篇嚼字 XML

春 犬(图)

发贴人:221.227.131.*发贴时间:2012-3-15复制本帖地址[必看]


春 犬(图)

查看原图

[一] 
当沉浸一冬的阴霾渐渐散开,心中的痛楚却依然明晰如旧。
我依稀记得父王笑开的眉眼,别过头却天人永隔好像一场梦,落娑斜斜的拂面而去 谁都不能同时获得自由与安全,荣耀与淡泊,宁静与热闹,这爵位会带给我什么呢?我黯然望着窗外,暖风参杂着生命的新绿在树梢上绽放,小河的水流过沟壑望不到边际新阳下初生的一切都都安静而美好,这会是我新生活的开始吗?自从父王娶了额娘便一直长居京都,漠南的乌珠穆沁草原对我来说,好遥远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在“书卷里的三纲八股,透着腐朽 难道读懂了这些便能安家治国,从此无忧?自从继位以后,除了学习蒙古语师傅们便要我读这些生涩无味的汉人书那些在屋顶听雨望云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熏风习习,穿过屋檐,春燕绕梁,唧唧之声不绝几声犬吠,隔着尚学堂薄薄的窗纱,隐约而来 “非耳,别乱跑,回来,回来” 一只棕色短毛小狗腰身长,尾巴短而匀称,通亮的眼睛闪着琥珀色的光在学堂前的小空地上撒着欢“快把这畜生抱走,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扰了主子读书,带下去,让他见什么是板子” 隔着低窗我看到,一个抱狗的男孩被主事的大太监训斥着,十一二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子,涨红的脸,起伏的胸膛,袖筒中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敢在巴尔楞王府里攥拳头的男子,还是头次看到我不自觉的微笑了一下  [二]  
傍晚掌灯,烛影戳戳隔着瓷杯奶茶的香气温韵弥漫了整个房间 那单珠在为我梳头,这是我每天最放松的时候任凭她柔柔的手指在我发髻间掠过,我们可以完全不用说一句话,因为心里有太多的默契 “听说那个抱狗的小子被打的不轻” 那单珠的一句话打破了安静我转过头望着她情不自禁的笑了“谁说我在想他的事”"因为奶茶都凉了” 她莞尔“走,陪我瞧瞧他去” 我随性起身,不施粉黛,青丝过肩,一袭素色长衫,只披一抹月色,顺曲径,绕过西苑凉亭,那单珠在身后提着灯笼王府的夜晚好安静,灯下虫鸣声声,湿湿的地气混杂着青草的淡淡清香随风迎袖下院的排房便是下人的住处,窗格中闪着烛火的微微光辉 偌大的王府,隐藏着多少这样安静的角落,我生命中的十五年竟里从未来过 门被推开了,一股子刺鼻的药味掺着血腥味屋子里的奴才看到我,都齐齐的跪着,低着头唯有他躺在炕上没有起身,只是直直的望着我,那眼神看不出一丝恐慌却多了几分桀骜 “鸿,还不起来行礼”他带着伤,挣扎的坐了起来,打的不轻尽管已经上了药,血渍还是渗了出来“免了,躺着吧好些的时候,抱着你的狗来找我玩”他睁大了眼睛,很吃惊的样子,好笑极了我转身离开,留下鸿 和一屋子不知所措的下人 子夜的风,微凉回去的路上我数着星星,轻轻的迎着风 他的名字叫 鸿  [三]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青石堆成的花墙上,垂柳栏杆尽日风,拂袖之间,枝叶蔓生,碎花盈地起一圈涟漪 我漫不经心的将手中的鱼食抛向水面,身后传来鸿的声音 “格格,我和非耳来给您请安了” 他顺从的跪着,微起的鼻翼,显示着心中的躁动不安“半月不见,伤势可全好了?” 我摆摆手,让他起身“好了,都好了”他好像还想说什么,可话到一半却生生没了去路 我的眼光没有躲闪,直直的看着他,飞霞晕红了他半边脸,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睫毛,和额头上细细渗出的汗珠我望着他,轻卫一笑他恍然间惊慌失措 “敢在巴尔愣王府攥拳头的人,还会脸红?” 我故意背过身去,别过脸不看他半晌他没有说话,仍旧傻傻的站在原地 “走,带我去你训练猎犬和蒙古马的地方瞧瞧” 他哎了一声,欣然带路 春猎为搜,夏猎为苗,秋猎为狝,冬猎为狩一年一度的春搜猎狐,是从蒙古草原留下的习惯满族八旗的阿哥、贝勒漠南漠北的蒙古王亲贵族更是以此为乐,不惜重金培训猎犬,淘弄快马虽说没康熙二十年间“酌设围场”的声势浩大,但京城上下无不为此春猎,欢欣雀跃,摩拳擦掌 此时出春的乌珠穆沁草原,草木复苏,空气清爽牛羊蹀躞,碧野千里从草原选来的细犬和蒙古马,在王府里调教了好些日子鸿,便是因为这次春猎才来到王府行走的 说道猎犬,鸿,好像换了一个人,从默默不语到滔滔不竭,从他的叙述中我知道了好多趣事好猎犬要从幼崽培养,蒙古语叫 ”台嘎瑙亥” 意思是 "骟犬"只有这种猎犬才能不逐母狗,一辈子跟在主人身边专心一意打猎那种绝对的忠诚绝不亚于战场上浴血的勇士 “好的猎犬,精心调驯,教以跟踪、追捕、厮咬的全套本领还要拜老狗为师或用活物培养其擒拿格斗的本领” 鸿如数家珍的讲着 “哈哈哈,没听过狗要拜师学艺的” 我笑出了眼泪,这肆无忌惮的笑声好像也感染了他,他望着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他的笑温暖而舒逸,好像一缕清风,拂面而过  [四]  
鸿,不仅精通训犬,且善于骑射小小的年纪便能拿起五十几斤拉力的蒙古角弓,他的马上功夫叫我的骑射师傅叹为观止 蒙古骑兵之所以能跟随成吉思汗西征打遍天下,依靠的不是汉人用的刀枪,而是蒙古骑射好的蒙古骑射手马上放箭一百五十米之内箭无虚发因为身上流淌着蒙满两族的血,骑马射箭在我的生活里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于是从此以后我们经常结伴出行,清晨的明媚,暮霭的沉浸,碧草如蓝的沃野中,马蹄声声他每次都顺从的离我一个马身的距离,不远不近 “喂,你的舌头被狼叼走了?” 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鸿,才想说话,眼神中却闪过一丝不安他第一次纵马超过的马头,紧张的示意停下我会意了他的神色,轻轻勒住了马匹的缰绳 小猎犬红色绣花护脖上的绒绳绷的直直的,前方马腿高的衰草丛中好像潜伏着什么马匹开始躁动不安起来,猎狗从嗓子眼里传出的低低呼号声这是给主人危险之前的警报我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在这初春牧野,蔓草荒芜,我身边此时身边只有鸿一个人,一只弓如果遇到的是群狼 鸿,翻身下了马,将手中马匹的缰绳交给我此时他的眼神好像浸润着海,异常坚毅冷静他轻轻解开猎犬脖子上的绳子,低身提弓一步一步向着草丛走去我愣愣的坐在马上,手心里冒着冷汗 “嗷呜---嗷呜”那是幼狼的呼叫声猎犬从草丛中赶出了两只小狼崽“嗖” 鸿 一箭射中要害,一只狼崽毙命 我还没来得急拍手叫好 愤怒的母狼从鸿的背后猛扑来上来,撕咬着鸿的左肩,鲜红的血顺着母狼深深的嘴角流下,染红了他的蒙古靴见了人血的狼,异常的凶残硕大的爪子把着鸿的脸,想一口咬断他的喉咙鸿的胸膛里此时也雷动着疯狂而急速的鼓点 寒光里闪着血色,猎犬尖锐的犬牙窜过母狼的脖颈,钻心的疼痛让这头愤怒的野兽停下了进攻的脚步母狼是猎犬的两倍大,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猎犬的攻击力它小小的身体死死的咬住母狼的要害鸿 挪出一只手,从拿出了牛角藏刀如墨一般的液体随着刀柄缓缓流下,带着母狼的体温 起风了,雨点打在草叶上,风里夹带着血腥的味道这场人狼之战,发生的激烈而迅猛,始料不及一切霎时间变的好安静,只有落雨簌簌,由天而至 母狼死的时候头向着不远处的山丘,远处山丘上一只小狼怯怯站在那里它幽灵般绿色的眼睛里,淌着忧伤 鸿,抬手拉弓,箭未起时我呵住了他“鸿,放它走今天够了” 雨打在他的脸上,洗清了血渍,露出了苍白的脸颊肩上和左腹狼咬的伤口在雨水的浸泡下,钻心的疼,他走起路来,有些摇摆挣扎的上马,却屡屡失败 “鸿,上来与我同骑”“格格这不合规矩” 他低下了头“看着我, 我就是你的规矩 ” 他睁大了眼睛,神情中掠过一阵惊异我伸出了手,雨顺着玉镯细细的滴下来手在半空停了许久 鸿终于握住了我的手,掌心传来的是他丝丝的温暖,一骑碧野春水路上,两个身影在马背上渐行渐远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春 犬(图)》
     地址: http://ido.3mt.com.cn/Article/201203/show2483728c20p1.html

春 犬(图)发表您的评论

点评
字数 0
游客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间接导致的民事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共同建立健康的网络社区,请向管理员举报不良帖子 ·举报邮箱:us@thethird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