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ido社区-ido.3mt.com.cn社区文学鬼话恐怖 XML

连载 婴鬼 上(图)

发贴人:219.128.214.*发贴时间:2018-1-12复制本帖地址[必看]

 连载 人眼噩梦 下(图)  (2018-01-11)
 《巫医鬼蛊》限时火爆连载,带你了解蛊的神秘世界  (2018-01-10)


  连载 婴鬼 上(图)

  (一)
  奶奶这个人做事就是太任性,当时她硬把我拽到村儿里来,现在又自说自话地说赶就赶。
 《九五奇情传》 叹今朝玄幻无可比肩金古,遂成书 长篇连载  (2018-01-06)
 灭罪2冰山 猜不到结局的推理故事连载中……  (2018-01-05)
 《聊天》连载4  (2018-01-03)
 幼儿园虐童事件:现象在下面,根子在上面  (2017-11-12)
 鬼婴,血尸墓,凶宅带你走进不一样的故事  (2018-01-02)
天才刚刚亮,爸爸的车已经停在了房前
  我揉着还在酸涩的眼皮,连车门还未来得及关,爸爸就从主驾驶座递过来一张车票,等我发现那是从我家所在城市到学校S市的车票时,老爸的车已经驶出村子,上了城市主干道了
  “老爸,你有没有一种亡命 的感觉,特别刺激!”我故意说着反话,来表达我由于缺乏自主权而强烈的不满
  “这你得‘谢谢’你奶奶,我沾了你的光,不到五点就很‘刺激’地往这边来了”看来奶奶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爸爸到现在都还是个孝顺的“吃瓜群众”,他那一脸“我招谁惹谁了”的苦闷样子,原来和我同是 沦落人
  回到家里,妈妈已经将我的行礼打包的体体面面,吃了几口饭,我就踏上了“哐且哐且”异乡之旅


  “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车票、学生证”乘务员正在例行检查,“谢谢
  我收回证件的时候,目光飘了一下,发现对面下铺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看着我的眼睛冲我微笑女人很有气质,穿的用的都很体面,尤其是在方便的纸巾普及的时代,她还用着一块四方绣花的丝绸手帕
  被她看着,我反常的没有半点不安,反倒被她的笑治愈了被奶奶抛弃的悲伤
  “你也是S大的?”她的声音宛如小奶猫的绒***,温柔清晰,“我也是,但我是老师,心理室的”她朝我晃了晃教工卡,证明没有说假话
  说实话,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孤僻,说不上内向吧,但对人际交往也不是很在行主要原因就是懒,因为和别人说话时总要顾及别人的感受,脑子太累了,不知不觉的,我就变成了传说中的“话题终结者”
  所以,尽管我对这个女老师很有好感,我还是就微笑着回了句“老师好”,便去玩手机了女老师怎么说也是心理老师,看得出我的意图,也再没说,我俩就各自躺在硬卧下铺上互不打扰了
  六个小时,在我的返校总时间中,不过占了三分之一,却是整个下午的全部
  于是,外面的天黑透了,乘务员吆喝完最后一次晚餐的供应信息后,车里也浸入了夜色中
  女老师早已经面朝墙睡着了,上铺的大叔也“呼噜呼噜”打起鼾,车厢里还醒着的人都刻意放低了声音,隐约可以听见几声悄声细语
  这种既孤独又热闹,既正常又诡异的时刻,最适合我这个“伪灵异爱好者”听鬼故事
  我随便找了本恐怖有声小说,插着耳机边听边试着入睡
  列车时不时会因为加速减速而摇晃,特别是将到站时的一次,那感觉就像突然有个人,冷不丁地从身后大力推了你一把我总会被吓醒
  时间更近午夜,故事也渐进高潮,背景音乐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我蜷着身子一动不动已经好一会儿了,半边脸都快麻了于是,趁着两个故事衔接的缝隙,我迅速翻了个身,朝向女老师一边
  城市的灯光透过不严实的窗帘,我清晰地看见女老师正睁着眼睛,直勾勾盯着我!那双眼睛目标明确,炯炯有神,是刻意盯了许久的样子而且在我翻过身的一刹那,它们竟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我的眼睛更奇怪的是,从我发现之后,它们竟然一次都没有眨过!
  我全身僵直,冷汗从每一根竖直的寒***里渗出来手机里,新的故事又开始了,时大时小的惊悚音乐特别应景,我隐隐觉得有尿意,而且还有着变强烈的趋势
  我试着只动动手,把耳机从耳朵上扯下来,结果用力角度不对,耳机打到了身前的桌沿,“乒铃”两声,我的肝都跟着颤起来
  “学校的那个孩子……”女老师突然开始不知道跟谁说起话来,我喘气到一半,猛地停住,“大意了,没救成……”
  话说完,她翻了个白眼儿,眼皮慢慢合上
  “原来是在说梦话”我长长舒了口气,把手机里的故事关掉,说也不敢再听了动到一半,我突然发觉到不对劲——女老师和我是在同一所大学,她口中所说的“没救过来的孩子”,岂不就是我的校友!
  学校里,究竟发生了……
  (二)

  早晨到站,女老师邀我同行,我想着问问她昨晚梦话里的事,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谁知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女老师看出了意图,于是这个体面的女人开始睁眼说瞎话、抵死不承认有这件事!
  我本来就为这个才跟她搭个伴儿的,现下目的没打成,我俩开始各干各的这种状态一直保持了三个小时,以进去学校后,互相一句“再见”告终后来我才反应过来,我连她的名字都没问


  现在正值开学一个月后的周三上午,宿舍楼这边除了逃课的,鲜少见个学生
  我托着行李进了,打眼就发现四张靠在一起的上下铺,有一张上铺空得只剩了床板,自然,书桌、柜子的也都各自清空了一个
  那是我邻铺的沈如的床,是个十分要强,又自卑,还带点悲剧色彩的女孩她家住落后山区,而且家族重男轻女得厉害据她云淡风轻闲聊时说,当时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她妈看都没看就喂了猪她是沾了一身猪粪,才好不容易把通知书从臭烘烘的猪嘴里夺出来的
  就这样她还是坚持勤工俭学,说都不放弃当时剩下的我们三个,真是被振奋到了,下决心要好好学***,绝不荒废四年时光结果到头来,坚持不逃课的只有她一个
  “大概是家里压力实在太大,还是退学了吧唉……也没说一声,连行都没送”我自言自语瞎猜,隐隐觉得好像有阵凉风钻了我一下
  刚来学校,我也没打算去上课,就这样一个人在呆到了晚上,听见其他开门开锁得热闹起来,这边还是形单影只,有点失落
  “这两个人指不定去哪里玩了……”我嘟囔了一句,便端着洗澡盆去走廊尽头的水房洗澡整个三楼都是班的同学,即便叫不出名字,脸都是熟的,对上眼儿了就打个招呼,也都很正常,只是我总能在路过她们之后,听到些悉悉索索的议论,听又听不清,问也不好问,索性囫囵着就那么过去了
  一夜好眠的我早起后容光焕发,破天荒地没有上课迟到
  等到第二节课时,才看见另外两个人一人顶着俩黑眼圈从后门溜进来,坐在最后一排我借着上厕所的幌子调了位置,拍了她们两下,“戚戚”笑起来
  秦果先抬起了头,气息奄奄地说:“哦,你时候回来的?”
  “昨天啊,你俩去哪儿……玩儿了?”我的话说到一半,就被秦果和方茜茜震惊的眼神儿弄傻
  “你昨天住了?!”她俩异口同声
  我点点头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不会吧?听说学校里死了个人……沈如?”我一开始进的时候,说实话,不是没这样想过但觉得这个想法太邪恶,也太不可能,所以立即就给否定了
  秦果点点头,方茜茜红着眼圈低下头
  我当场怔住,喉咙里像是吃鸡蛋噎住个蛋黄,说不出话来
  “今年暑假我就不回去了,要是能多赚点钱,回来就请你们吃大餐!”几个月前,暑假开始的时候,沈如是这样笑嘻嘻地跟我们道别的
  好像就是昨天的事一样,怎么感觉话还是热的,人就已经凉透了呢?
  秦果趁着老师被同学问题缠住的时机,把我和抽泣的方茜茜拉出了教室我们挑了食堂里最阳光明媚的一个角落,开始细聊
  沈如自杀,就发生在半个月前之前并没有征兆,而且很快尸体浮在了校中心的湖面上校方和警方在定性为“自杀”后,就再没透出半点尸检细节
  沈如的妈妈来收拾遗物时,秦果上前安慰了句,谁知沈如妈不光没理她,嘴里竟还嘟囔了句:“这妮子得亏是死了!”
  她们俩以为听错了,依旧好心帮着把遗物搬到校方提供的面包车上结果车刚走到半路,路过一个垃圾场的时候,沈如妈就捡捡里面值钱的,剩下的一件不落全扔了
  “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妈!要不是他们把沈如往死里逼,沈如也不会这样!”我愤愤不平
  秦果和方茜茜没有接话,纷纷低下头
  等我平静下来,谈话继续
  一开始的几天,害怕归害怕,伤心归伤心,秦果和方茜茜还是好好住在里的直到沈如头七,里开始频频出现怪事
  头七晚上,学校十一点断电,秦果和方茜茜照旧在十点半的时候关了灯,躺在床上玩会儿手机再睡觉到十一点的时候,原先沈如的位置那里,竟然传出有人坐着刷牙的“沙沙”声
  这是沈如一直以来的作息***惯,因为水房在走廊的最东头,我们接近西边,离得有点远,所以沈如基本都是挑下面楼层的人基本都睡觉的时候,直接在阳台解决
  果不其然,之后就听见挂在墙上的阳台钥匙,像是被谁不停撩起来、又放下
  秦果和方茜茜大气不敢喘一声,等不多久,声音没了,秦果率先打开手机,放了一晚上的《最炫民族风》
  第二天,她们安慰是误会,战战兢兢地继续回结果又是十一点的时候,方茜茜的上铺,也就是沈如的床铺上,竟传出了人翻身掀被子的“噌噌”声,清清楚楚的
  方茜茜没敢多想,骗说是秦果不小心踢了被子谁知,过一会儿,上面的床铺上好像有人爬了下来,床体发出“吱吱”声
  这下方茜茜没办法自欺欺人了,因为她确定,和秦果谁都没有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睡着的两个人,被时不时的婴儿哭笑声吵醒,就好像有人在外面走廊来来边走,边轻声逗弄着婴儿可是正正经经的大学女生宿舍,哪里来的襁褓婴儿?
  但是声音确确实实响着,走廊上一直亮着的声控灯,证明着这一切并非幻觉
  更恐怖的是,这个“东西”似乎就是从我们出去的,还一直在我们门口徘徊,因为,在她俩安安稳稳躺在床上,谁也没有起夜的前提下,的门竟然开着一条细细的缝儿,光在里束成一条锋利的线,直直穿过秦果和方茜茜的床铺
  可是等第二天再看时,门又是好好关上了
  这晚之后,秦果和方茜茜转战住校外旅店可是事情却没有结束,一到晚上十一点以后,街道上不管是多喧杂的声音都会戛然而止,却而代之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敲击声——敲窗,敲门,敲地板……
  我终于知道她俩的眼圈为这么黑了,可是疑问也随之而来:昨晚我一人住时,万事大吉;而在外住旅馆的秦果和方茜茜,却依旧没逃开怪事如果这真的是沈如的鬼魂作祟,总给人一种她缠着秦果和方茜茜的感觉但是,如果是沈如,那那只婴鬼又是哪里来的?沈如可是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人
  我把疑问说了说,没成想她俩矢口否认沈如这是在缠着她们
  “不是有人说过,有些鬼,在死了之后会失忆,以为还活着嘛,沈如她不知道你回来,半夜不见我们,肯定会下意识找我们啊”秦果解释道,“那个婴儿指不定是哪一届不检点的学姐弄出来,却又不想养活的给弄死的,这不是重点
  她说得很合逻辑,我频频点头表认同,可是方茜茜却在一旁战战的,没反应
  那既然这样,我们也没必要费力气去跟一个鬼捉迷藏,只要到时候见到沈如,把事讲清楚就好
  其实我主要是觉得住旅店太费钱,而一个人住宿舍,多少还是有点发***反正我的命格克鬼,只要多几个人壮胆,我还是很有自信能保护好她们的还有,如果真如秦果所说,她依旧抱着“是活人”的想法在这流连的话,我还是想和她好好告个别的
  (三)

  在其他同学,或是惊恐,或是打趣的目光中,我们三人住回了方茜茜还是一副吓破胆的模样,牢牢扯着秦果的胳膊,怎么也不肯放
  夜里十一点是个坎儿这时候,整个宿舍楼都会趋向安静,一间间的就像一间间活人“停尸房”而黑夜包裹着的学校,就成了一片阴森的“乱坟岗”
  断电了,我们三个把能用上的发光设备都打开,所以,房间里还算明亮
  果然有我在,周围并没有异样下午秦果和方茜茜说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发生反倒是我下午喝的那几瓶饮料有了反应——老想去厕所
  挨到了十二点,依旧风平浪静我实在憋不住了,说也得去解决解决,否则我这活人真能给尿憋死!
  她们俩也稍稍放下心,继续开着照明设备,各自要爬回床上
  “米涂……我今晚能和你,挤一张床吗?我害怕……”可能是因为我比秦果瘦不少,和我一个床不会挤,方茜茜支支吾吾地问道
  “嗯嗯,好”我来不及再多说一句话,放开腿就往东头儿厕所跑
  走廊上的声控灯,被我的狂奔声震得大敞大亮我箭步冲进厕所,隔间的门一关,瞬间四下一片寂静
  由于憋得时间有点长,我蹲了好一会儿才真正觉得身心舒畅,结果两个小腿就麻嗖嗖的,像是血管里爬进蚂蚁一般,而且这种感觉还在扩散延续,我突然觉得心一慌,喉咙里似乎被***线般的东西卡住一样
  这种感觉……难道周围出现了鬼魂?
  我试着站起身来,四肢一概软绵绵得很难发力,我只能先靠在墙上缓一缓,心想那只鬼总该忌惮跟我的相生相克
  厕所里安静得诡异,除了水管漏水的“滴答”声,就只剩下我粗重的呼吸声——嗓子眼儿里的那团“***线”越聚越多,阻塞到了气管儿,我使劲儿喘到肺疼结果还是憋得慌
  “啪嗒,嗒,啪嗒……”隔间外面传来手掌拍打地面的声音,像是有个小婴儿在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爬它在一步步靠近,声音时缓时急,我吓得忘记了喘气
  声音停止时,我能判断出与它也就一门之隔这时,我好不容易挤出些力气,猛地推开门,天真的想:要是你在门前,这一推总得把你撞出个十米开外!
  不是我心狠,而是有点狗急跳墙的意思因为随着它的靠近,我的鼻腔、口腔似乎都被塞满了“***线”,我好好的一张“蜜桃脸”被憋成了“冬瓜皮”
  但我忘了,它是异世的婴儿,此世的门根本碰不到它等门打开后,它还是完整的爬在我面前我突然开始剧烈咳嗽,有种要把气管咳出来的架势,但奇怪的是,即便我咳得如此撕心裂肺,整个楼层里却没有一间开门来看,而且,走廊上的声控灯也一直没亮
  “咯咯,咯咯咯,咯咯……”婴儿被我夸张的架势逗笑,发出令人后背发凉的笑声它笑得欢脱,我咳得要命,终于,我感到鼻腔一阵通畅,即便是厕所里的空气也散发着生机勃勃的香甜,可再看手上,竟然有一团黑乎乎的婴儿胎***!
  “太恶心了!”我疯了似的甩掉沾着口水的***发,看着婴儿兴奋在地上又是拍手、又是大笑地幸灾乐祸,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抓起它的前襟,也打算找点以牙还牙地塞进它嘴里,结果可想而知,除了我的手,其他的东西一概接触不到它的身体
  我渐渐冷静下来,喘着粗气跟婴儿大眼儿瞪小眼儿,可是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个鼻子,这个嘴巴,似乎和死去的沈如一模一样!
  “不好!”我突然明白了,拔腿就往
  这是沈如的调虎离山计,其真正目标是秦果和方茜茜!一般的鬼,甚至是千年的怨灵,都与我相生相克,但是婴鬼不同,它们集至恶、至善于一体,是世上最凶的灵,可以以强大的能量压制我,而不被我的命格反噬
  我提着它走出水房,声控灯应声而亮,但整个楼层还是一片诡异的寂静我很快站到了门前,门开着一条缝儿,里面同样寂静无声
  “秦果?茜茜?”我提心吊胆地将门推开,里面的照明设备毁了一地,只有一张破碎的电脑屏幕,还荧荧发着白光
  突然,有的东西迅速往阳台退去,它搅动起室内的空气,一阵浓重的血腥味钻进我的鼻腔这时,婴儿张开手往阳台处抓,喉咙里发出“啊啊”的音
  “啊——”石破天惊的一声尖叫,秦果瘫坐在床边,两双腿血淋林没了大半人皮我用手机灯一照,在她脚边躺着一动不动的方茜茜,她的胸口赫然插着一把金属雨伞
  “沈如?”我高度近视,平日也不戴眼镜,即便此时借着手机灯也看不清那东西的样貌,只能试着叫了声
  阳台上那抹淡淡的魂应了一句,强忍着不适靠近我当它走到面前时,我才看清沈如那张熟悉的脸上,两只眼窝空空如也!
  她接过婴儿,又迅速退回阳台,接着将右手食指贴到唇边:“嘘——一个都不能剩……”
  这个动作似曾相识,却又一时半刻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说完,便不见她踪影了我这时才注意到,门前不知何时聚了数个楼层的人
  宿管听闻异动,重新合上了的电闸房间明亮之后,现场的血腥令人胆寒,所有的人纷纷带着好奇和恐惧若即若离血泊里只剩下泪流满面的我,看着方茜茜那张惊恐惨白的脸,听着已经失常的秦果战战兢兢的自言自语
  (未完待续...)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连载 婴鬼 上(图)》
     地址: http://ido.3mt.com.cn/Article/201801/show4268715c15p1.html

连载 婴鬼 上(图)发表您的评论

点评
字数 0
游客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间接导致的民事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共同建立健康的网络社区,请向管理员举报不良帖子 ·举报邮箱:us@thethird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