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ido社区-ido.3mt.com.cn动漫空间影视发烧 XML

芳华,有人欢喜有人愁。

发贴人:221.203.152.*发贴时间:2018-2-2复制本帖地址[必看]

 电影《芳华》影评  (2018-01-30)
 《芳华》中带搓澡老泥的“假大空”衬衣究竟是谁的?(图)  (2018-01-28)

一:“芳华,好大一锅鸡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葱少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乡之地;当年的小镇青年贾樟柯,世界只剩下高密乡的莫言,北京大院的姜文,文工团内的女孩严歌苓。
 观看《芳华》有感  (2018-01-23)
 离开“中国制造”,老外根本活不下去有人不信,结果  (2018-01-22)
 宫崎骏动漫集锦:不管未来多变化,总有人相信童话 转载(图)  (2018-01-21)
 中国这家房企成世界第一 有人靠这只股赚500亿  (2018-01-16)
 谨防“变相”拖欠工资,让农民工欢喜回家过年  (2018-01-12)
 重新投票 美国税改法案闹乌龙 特朗普欢喜得太早  (2017-12-20)
回忆自己的年华,都可以成为一生的资源----------这也正是普通人与艺术家们的显著区别吧

  多年前,一个四岁的小姑娘会说:老百姓说是就是油石职工以外的人们;小时候,厂矿里的人是不会与镇子里有更亲密的友谊;无论哪个,人总有办法,要把世界隔离成一个个分明的阶层,然后,向上仰望,向下俯视,各尽优越

  “”,也无非是讲了一群曾经是宠儿的青春少女故事,年轻的面容,跳舞者的躯体,还有的禁忌之美;军区文工团与韩国少女天团的区别在于:为人民服务vs为市场服务;只是观众还是那些观众,消费的方式从窥探转为公然直射;

  嗯,你都知道大众的趣味,你还是想端上一锅鸡汤------------变革中,我们每个人都改变着,失落着“失乐园”与“追忆似水流年”,要把发黄的旧照片洗成更鲜艳的彩色影像,然后还要直击你贫瘠的心录,屡试不爽

  这年头,市场特别流行卖情怀,套路都:我抒发我的情怀,实践我的人生理想,但是你要付钱买单双文工团的强强组合,是想把的骄宠,再重现一次,温故而知新,卖到市场就是:老年人回忆,中年人感叹,青年人猎奇;网上评分9.1,心怀里都是旧故事的热鸡汤,非要生生地要气死花了六年时间,探索了生死两个世界与一个民族文化的《寻梦环游记》创作团队;

  国人吃这一套都是要卖钱的-----------《了不起的盖比茨》也是旧,也掺杂了一个穷小子望而不及的阶层与价值观;而我们的《芳华》,像茶杯里的风波,从一张照片的纠纷开始,到一封撕碎的情书结束,滚滚,命运各自不同,缅怀的却只有这些微弱而虚无的小情怀;见证过战争残酷的人们,念想却还是停止在旧时光里的那一点点少年少女小光芒里;这样的人性有什么复杂之处,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幅表情与一张面孔,,身体都是美好的,面容也都是娇艳的,符合一个年长的女作家的美好回忆,也符合一个年老的男导演的无限想像;压制成一张张平板照片的,感觉像流水,看着热闹,就是烧不开,翻滚不起来

  毫无例外地,这是一场女性的群戏,秀致的林丁丁,阔达的萧穗子,闯入者刘小萍,骄傲的凌淑菲,甚至是永远仰着头板着脸的女教练;而男性的形象都很模糊不清,连标准的男二号陈灿同学,高大帅气,却几乎连个正脸的镜头都没有几个;好人活雷峰,长了一脸不是的面容:高鼻尖,长眼角,单眼皮,一味的温暖浅淡----------那是一张没有角色特征(几乎都是差不多形象),少有变化,却也是日渐高涨的偶像的脸;新鲜女主角+当红偶像男的配置,多少票房与市场的仔细算计,最后都成了剧终大家都学着海报里的姿式,仰头缅怀一下某个,某个青春,某段初恋,某些莫名而来的惆怅情愫好大的一锅鸡汤,却占据了主流的媒体版面,还不及李安说过的俗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断背山

  原谅我,国产电影的高水平,也只能到这里了一代名导,无数圈内人,却无人深沉广阔想起那年陈凯歌在电视里面对着镜头说:我也想拍得更好点,但是没有就这一点,我喜欢陈凯歌自省的悲伤,不喜欢冯小刚一味自嘲的傲慢;更远的,开始怀念号称要“站着也把钱挣了”的姜文芳华电影在“破10亿”的大海报墙下,一锅鸡汤看看能淋湿多少亿人民与多少亿人民币

  题外说一句:小姑娘约我去电影院,我说,浪费钱,等过段时间大把免费的视频看;临终,小姑娘又说,弄了几张免费的电影票,半夜无聊才就近去了电影院电影是我挚爱的,但是不值得为这些鸡汤片、搞笑片、情怀片,费时费钱因此寂寞

  二:一群人的芳华,一个人的芳华


  赶了一波热潮看芳华,看剧透,带了一包纸巾没有用上;倒真在前后排,听到了细细抽啜声;第一幕出现的照影墙,跟我小的时候工厂大门口一模,工人兄弟扛着旗,农民兄弟系着***巾,解放军叔叔正气凛然,向着太阳的小朋友们朝气蓬勃;就连修宣传画的张国立,回眸一笑,也跟厂里的工会***郭大爷一模,和蔼又慈详;
  那时候的我还小

  当我28芳华时,与何小萍,也是提着二个大包,去往一个自以为很神圣的地方,开始一段很新鲜的生活;从这一点比,何小萍比我幸庆,至少有人帮他拿行李;我没有满身的酸臭味,但有着省城里的人看不上的土气;虽然被全省中考状元的光环笼罩着,也依然能感受到,那些赞许的眼光背后的嘲笑------好像谁还没有一段光辉历史

  其实像陈灿那样,吸引崇拜目光的机会,我也有很多;用标准的普通话混杂在浓厚湘普的早间朗读里、旁征博引的四校连辩里、在挥汗如雨的排球扣杀场里、在披散着长发立在河塘的宁静里…….这样的芳华,我也是陈灿,谁又不是这个我呢?

  立过赫赫战功的祖辈,先富起来的父辈,足够我像郝淑雯,颐指气使地对待每一个人;在某个,我被人称为老大,统筹着一切的事务:值日表的排班,学雷峰活动的分组、春游的目的地、甚至是文艺汇演的参与人员;一幅领导者的做派,高昂着的骄傲就是屏幕上的郝淑雯;

  至于林丁丁,我非常不屑成为她那样的人,但是必须承认,在很多事情上,我都与她;想起来,这也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我曾经极度渴望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好有机会遇到曾经被我嘲弄的小个子男生,像我当年当众读他写给我的情书那样,大声地说一句道歉;这是那些芳华里亏欠着,应该庆幸还有可能弥补回来;

  同样,在介于幼稚与成熟的萧穗子年纪里,我曾经也尝试过冷眼旁观,也曾经伪装着正义的振臂高呼,也曾经伪装着软弱地躲在一边,以至于现在才能够不带任何情感地回想起那些***的年纪做过的B的事情;只是朋友所托,是万不能辜负的,是一定要把另一人的爱与恨传达给另一个人;也就是从时候开始,我开始学会了写点什么,记录吧,不为了取悦谁;那些低到尘埃的文字里,有很多低到尘埃的人与事;还有更多低到尘埃的芳华

  一个人一辈子都在打一场仗,经验生死的仗;我看着一个发小,被水库里的旋涡吞没,但是我救不了他在电影的这个桥段里,我感觉到眼里有湿润,但是更大的悲哀,又把即将流下的泪水拉了回去,我离那样的芳华越来越远的年纪,那些愉悦的生要远比悲凉的死更轻描淡写;我要保证面对更多的死的时候,能有更多的泪;

  我拒绝跟有羊癫疯的男孩子同桌,那时候我就是朱克;我成为了批判老师团伙的主力,那时候我是小芭蕾;因为初潮那天,躲在厕所不肯考试的时候,我是卓玛;打着校报记者旗号去隔壁班看男生的时候,我是吴干事;

  终于也到了毕业散伙的那天,高考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忙着填志愿、选学校、出去旅游,我都没有来得及跟那些相伴三年的伙伴们说再见,我的芳华就此告终没有电话、没有电邮、没微信的年华,我从省城回到了给我带了一身土气的小城老家,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夜,我平生第一次离家出走,躲在又红又专的照影墙后面,或哭或笑或发呆地坐了一夜早上七点钟的阳光正好照在大海报的太阳上,分外红艳;我是没有机会像电影里,哭一夜,醉一夜,就结束了

  若干年后我听到一个新闻,当年又红又专的郭***,成为了厂里第一个入***的分子,最终被收入监狱里了芳华已逝,人物全非,徒留回忆




向好友推荐本贴:
     标题:《芳华,有人欢喜有人愁。》
     地址: http://ido.3mt.com.cn/Article/201802/show4270661c24p1.html


点评
字数 0
游客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间接导致的民事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共同建立健康的网络社区,请向管理员举报不良帖子 ·举报邮箱:us@thethirdmedia.com